谱一首「当代水墨」 协奏曲


水墨绘画作为中国传统艺术具有独特的文化意义。

近几年来,「当代水墨」备受全球艺坛和艺术市场重视,成为创作的热门现象。在一些重要的国际艺术展览,所选择的作品除了平面之外,也包括装置、影像和行为艺术等,从西方当代艺术的角度解读中国当代水墨,宽泛的与中国书画产生视觉关联。

1996年美国古根汉博物馆 (Guggenheim Museum) 著名的 「中华五千年」(China: 5000 Years)1。展览是有史以来中国艺术第一次大规模地集中呈现在西方顶级博物馆中。 2012年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 策划了「现代中国水墨画」(Modern Chinese Ink Paintings)2 展览,2014年美国大都会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推出了「水墨艺术在当代中国」(Ink Art: The Past as Pres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3 的大型展览。从市场表现来看,曾经在中国当代油画市场上活跃的经纪人歌德赫斯(Michael Goedhuis)于2012年为英国萨奇画廊(Saatchi Gallery)策划了「墨:中国艺术」(Ink: The New Ink Art from China)4 ,作品于现场销售之余也送至伦敦奢侈品杰出博览会(Masterpiece London)展售。 2013年,国际两大拍卖巨头—苏富比(Sotheby’s)和佳士得(Christie’s)先后在美国纽约推出了当代水墨的私人展售会「水墨:中国当代水墨展售会」(Shuimo/Water Ink: Chinese Contemporary Ink Paintings – a Selling Exhibition)5 以及「阅墨─中国当代水墨画展」(Beyond Tradition: Chinese Contemporary Ink)6 ,销售成果也非常喜人。直至去年(2015)年底,「水墨艺博」(Ink Asia)7 于香港会议展览中型举行,是全​​球首个以当代水墨为主题的大型国际艺术博览会,来自中、港、台等地四十多家的画廊和机构参展,展品包括绘画、摄影作品、版画、陶瓷、影像和装置艺术,说明了当代水墨解放媒材、画种、样式的概念,并与数位时代的生活节奏与感受相合拍。

「当代水墨」的概念出现和使用,反映了西方现代艺术引入中国后,中国画内部出现的一种追求「现代」的创新意愿,也反映了中国水墨画走向世界的发展趋势。

當代水墨在新世紀的發展,是中國社會在80年代以後加速發展的「城市化」背景中呈現出來的,表明了中國水墨畫已經從傳統文人的文化生存方式進入現代生活,通過藝術語言的變革帶領出當代人尋求刺激、創新又不安的微妙精神世界。1990 年代之後,當代水墨創作與國內文化思潮及西方當代藝術產生越來越多的互動,之後的實驗水墨、新文人繪畫、新學院繪畫、新水墨等潮流不斷出現,證明水墨藝術在當代仍然有著延綿不絕的生命力。

水墨藝術新發展在20世紀中葉到達一個階段性高峰。20世紀的中國水墨畫藝術是一段革故鼎新、大師迭出的創造歷程,是中國水墨畫走向現代過程中的多種發展道路中的一條路徑。無論是由於中國文化內部的自我變革,抑或是對於大量西方思潮東漸的回應,不可否認地水墨繪畫的發展在技巧、觀念或者是美學思想上,都產生了相當巨大的變化。藝術作品裡所呈現的,不僅僅是風格上的選擇,更是這個時代的藝術工作者在面對如此環境的變動和衝擊時,所反映出的矛盾與抉擇。

舉例來說:人物畫在大量吸收西方的造形觀念和觀察方法之後,突破清末人物畫的柔靡之風,復興了中國現實人物題材的繪畫。代表人物由徐悲鴻開始,至蔣兆和達到一個新高度;山水畫則以黃賓虹為代表,繼承傳統又同時進行抽象性的局部實驗;花鳥畫有齊白石的簡化和新變,主張藝術「妙在似與不似之間」;林風眠則開闢了現代主義詩意表現的彩墨道路,進一步擴展了水墨的外延內涵,使水墨藝術更具備現代精神與現代語言;而張大千則在中年以後,以潑墨暈染的方法,發展出實驗表現性的風景繪畫。這些在題材、主題性上的開拓與變革,是藝術家繼承中國畫傳統,也吸收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形式,從而顯現出更加濃郁的個人化傾向。

 

水墨繪畫的基本精神—線條、墨調、留白

線條是水墨繪畫的基本精神之一。傳統的水墨畫多由簡約的線條來完成整體意象和律動。線條是非常有力的載體,不僅藉由輪廓賦予了物體意義,也暗示了觀者「可見」與「不可見」的想像。

墨調是水墨繪畫的第二個基本要素,旨在加強線條與增加空間感與物體份量,也同時能提高詩意展現和創造想像空間。墨水不僅增強了空間感,同時也可以替代顏色。古人有言:當我們使用墨水,意味著我們有五種顏色。墨量決定了可塑性和作品氛圍,隨著墨水的擴散與渲染,各個物體也逐漸被賦予生命力而使整張平面作品活靈活現。

留白則是水墨繪畫的第三個基本精神。物體明說主題用意,而藉由物體與留白空間的關係,讓觀者有更多的視覺想像空間,使畫面更顯深度與玩味。如宋畫,浩瀚廣闊的山水自然景觀是由留白的空間來顯現,而非眾多的物體。

當代水墨的現代意涵— 抽象素養、詩意衝突、可塑性的個人風格

線條與墨調所展現出的抽象質量是當代水墨所需要的第一項現代意涵。在現今的都市社會,線條和墨調除了建構了基本的畫面之外,也要在創作過程中表現出抽象的張力,以滿足現代生活的複雜樣貌。

現代意涵的第二個因素是詩意的抒發。線條與墨調、物體與留白,不僅在創造特別的動態空間以帶出物體特徵,同時更藉由律動創造出視覺上的虛擬想像,超越畫面,畫中有詩,詩中有畫。

現代意涵的第三個因素是可塑性的個人風格。藝術家在面對處理線條與墨調、物體與留白這些藝術語言的基本形式時,如何與這些元素對話和回應,足以行就自我風格,創造出豐富的情感和個人獨具的美感。

在全球化資訊發達的環境裡,21世紀的當代水墨無疑是一個廣義的水墨創作概念之延伸。舉凡傳統和現代水墨的觀念與技法表現的轉換和變革、或具備時代性與東方精神,又能融入西方當代藝術的觀念、形式和技法表現、或是全然實驗性質的水墨創作、亦或是不拘泥於紙上或其他材質的水墨創作,還有非平面的水墨創作,卻深刻表現出水墨精神的立體或大型裝置作品等,這些不同創作技法、媒材、形式等推陳出新的衍生和互動,確實帶動了當前水墨創作的後續發展,形成新一波的水墨歷史篇章。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Facebook
Facebook
Google+
https://ensemble.cc/%e5%88%9b%e6%84%8f%e8%89%ba%e6%9c%af/%e7%94%bb%e4%bd%9c/%e8%b0%b1%e4%b8%80%e9%a6%96%e3%80%8c%e5%bd%93%e4%bb%a3%e6%b0%b4%e5%a2%a8%e3%80%8d-%e5%8d%8f%e5%a5%8f%e6%9b%b2/?lang=zh-hans
Twitter
YouTube
YouTube
LinkedIn
Instagram
Patrice Chou
关于 周佩颖 10 Articles
周佩颖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心理系,并进修于美国南加州大学,获得传播管理硕士学位。拥有十年国际贸易的市场行销和公共关系经验,更因热​​爱艺术和深厚的葡萄酒知识,擅长规划高端私人艺术与品酒飨宴活动。在历经法国、义大利、与旧金山艺术研习洗礼之后,目前专职为独立艺术家暨艺术顾问。精通英语和华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